农行纪检部分的考察论断是

2016-12-17 08:05

  陈春薷:2005年,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给了我一份书面调查呈文,在我看来,讲演中的事实跟结论是相互抵触的。唐山市检察院的调查结论并未涉及贪污纳贿这局部内容,波及的“造成国有资产散失”这块内容我后来才晓得检察机关没有管辖权,这方面的调查应由公安机关负责。基于此,我对丰润区、唐山市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不予认可。

  陈春薷:写举报信之前,我已经在农行工作了18年,是老员工,也是业务能手。举报是由于原行长等人常常剥削我的效益工资,我屡次反应无果,因而走上了维权之路。

  只为拿到彻底无罪裁决

  华商报:有读者不解,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要举报引导贪污行贿,岂非不斟酌过成果吗?

  华商报:你都向哪些部分举报过,是实名举报仍是匿名,举报的重要内容是什么?

  陈春薷:我先后向唐山市农行纪检部门、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、唐山市检察院实名举报,主要内容是原行长等人贪污、受贿、与债权人勾搭逃废银行债务造成国有资产流失,涉及金额1.2亿余元。

  陈春薷:农行纪检部门的考察论断是:举报问题不存在,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是“不证据证实被举报人有犯法事实,但有违游记为”。

  华商报:不信任银行内部调查成果尚可懂得,为何你对唐山市丰润区检察院、唐山市检察院两级检察机关的调查结论都不认可?

  四年申述

  华商报:受理部门有无调查结论?